〈婚禮〉




  這是一場轟動淨心堂的姊弟戀修成正果,而且還是相差忌諱的六歲。只要有心,傳說的忌諱也會變成迷信,而迷信就是要用來破除的嘛。




 
2009
1212日的中午,黃老師的門生,心心,出嫁了!




  書記官心心與新科法官昌昌,在台北徐州路,台大國際會議中心二樓的宴會廳,中午12點舉行結婚典禮,在新朋好友得祝福中,成為最亮眼的新科法官人夫。參加成員除男女主角、雙方家長外,還有北院與北檢查黑中心的同事及淨心堂學員。




  心心身著粉紅色禮服,那粉色的溫柔與嬌媚,一如心心的心哪。她挽著老公的手,臉上的笑容燦爛無比,幸福的氣味滲透了粉紅色禮服,暈染了每一朵花的花瓣,吹拂了每一位賓客的心房。




  心心與昌昌在輕鬆的氣氛下交換婚戒,但新娘子卻是潸潸落淚,對著師父(黃老師的父親兼師父)和黃老師說著:「謝謝老師的幫忙!




  與她感情宛如親姊妹的同門師姐也在場觀禮,她對心心說:「我絕對不會忘了今天的情景,要幸福哦!




  心心哭得更嚴重了。




  下午1點婚宴開始。心心看到黃老師和師父等淨心堂的人到來,顧不得前一刻還哭成淚人兒,頓時猶如小女孩般興奮地又叫又跳。




  「妳是我看過最活潑的新娘了,別忘了長裙和高跟鞋啊。」昌昌哭笑不得。




  「為了等下要丟捧花,暖身一下囉!」心心眨了眨眼。




  喜宴上觥籌交錯,都是高級的知識份子,清一色是法界人士,例如檢察官、法官、和事務官,就連偵辦扁案的陳雲南檢察官,也是座上嘉賓(他低調又剛正的作風,一直讓黃老師非常欣賞!)




  由於男女雙方都沒有父親,因此請師父當主婚人,並陪同新人逐桌敬酒。師父遇到了特偵組發言人陳雲南(當天他一樣穿著他的招牌中山裝),很高興地有如宣佈號外一般:「新娘是我的女兒,我女兒啦! 




如果說新郎新娘是檯面上的角色,那麼師父絕對是隱藏版的主角!一個八十多歲得老人家,聲如洪鐘、健步如飛,穿梭在會場,實屬稀有動物了吧,他的活躍與矚目程度不下新人,主要而重複的台詞則是:「我是新娘的父親,我今天嫁女兒!




 嫁女兒的喜悅滿溢在師父的臉上,而他的親生兒子─黃老師,則像兄長般祝福新人。




 




〈月老有緣 無份〉




PS.特別摘錄以下這段,由於年紀和下文有出入,請老師注意一下。




00六年高檢署查黑中心偵辦國機要費案時,《心心書記官》來到了艋舺淨心堂




當時心心,一臉茫然,彷彿世界已到了盡頭──




她告訴老師:




已經一把年紀了(當時已經36),她不想再換人了,這個男人就是了(真命天子)




她每天都到霞海城隍廟的月老面前,乞求月老的協助




每天都去,已經拜半年了,一直都沒有起色!!




老師:




月老有幫你啊!!但是祂只負責〈緣〉的部分,〈份〉方面可不是祂老人家管的,別擔心,老師會幫你!!




 




時光倒流,三年多前的一個午后,心心來見黃老師。憂愁,是黃老師見到她的第一印象。




她說她戀上一個男子,昌昌,他帥氣英挺,跟她一起是書記官同事,當時他們分手已經一年,心心卻一直思念著他無法忘懷。




她多麼希望能挽回這段感情,於每天搭車去霞海城隍廟捻香祝禱,請求月下老人幫忙牽紅線,讓他們倆能再續情緣。但半年多過去了,依舊是天下從不願,一直遲遲無任何消息。




「大家都說心誠則靈,為什麼我一片誠心,卻音訊全無?」心心其實有點想要怪罪月老。




「緣份緣份,月老只管緣,不管份。月老給兩人相識相戀的機會,想要再續前緣,或是要有姻緣的份,需要諸多條件的配合。」黃老師說。




「一個女人,三十八歲了,卻沒婚姻沒子息,下半輩子全沒著落,我一想到即將到來的四十歲,就不禁覺得人生黯淡。」她的眼眶泛出淚光。




有時候接到他的來電,黃老師聽到她在電話那頭哭泣,真的是很令人心疼她的狀況。




當時。「國務機要費」的案子甚囂塵上,新聞媒體大幅報導,男方昌昌也是參與的工作人員之一,所以一直在闈場內辦公、不得外訪。工作的忙碌,讓昌昌無暇分心去追求戀情。如此棘手狀況下,黃老師努力幫心心擬定策略,一步步讓昌昌回心轉意,大概是過了半年時間的努力,他們開始慢慢恢復聯絡和交往。




(案主命格分析)




心心比昌昌早進法界一年,昌昌剛到辦公室時,態度很謙和,逢人就鞠躬問好,一副新生的可愛模樣引起了心心的注意……




心心命宮主貪狼星




多才多藝而帶桃花的特質,喜好文藝,能言善道,勇於表現自我。在工作能力表現當然是佼佼者,貪狼星是食物鏈的上游供應者,遇到像昌昌這種新生需要協助的,絕不會推辭或扭扭捏捏的。同時生性熱情活潑,常為身邊四周人帶來活力。




昌昌命宮主天同星




天同是一顆平易近人的星曜,為福德宮主,化祿為善,主有口服,代表衝勁不足。本質趨於被動保守,待人處事以和為貴,不易與人爭執,有如春風般的笑容及不計前嫌的態度,讓人感受溫暖隨和而帶來好人緣。昌昌為人謙和是個好好先生。




當貪狼星遇到天同星




這是最佳絕配,因為不僅互補且有競爭(昌昌先考上法官)很多情侶/姻緣都是這種組合。




白素貞●許仙●法海




我們來看看代表人物,大家耳熟能詳的白蛇傳,白素貞與許仙。白素貞就是貪狼星坐命,許仙則是天同星坐命。多完美的一對情侶佳偶,他們的幸福真是讓人羨慕不已。可是當他們遇到紫微星(法海),出現一場浩劫。有一場辛苦仗要打。法海:自我意識很強的人//物,愛領導統馭管閒事,剛愎自用自以為是的代表。在法海的觀念裡,蛇不可以變人(即使修練成人也不予認同)。但他忘了自己正要修練變佛。蛇不可以成人但人可以成佛?簡直自相矛盾。何況法海沒有談過戀愛,又怎知箇中滋味呢?




坐命紫微星的人




很有持重的樣子,這都是從小就要求著自己,在他的心中他是外表神聖的,且氣質不錯的人,為了使自己受到大家的重視或看得起,紫微星的人在無人時總是自己很努力的多學一些事情,也多默默的完成許多自以為傲的成就,這都是為了在人多的時候,自己能有所表現,受人注目。




 




昌昌自幼沒有父親,很認份很努力,也很孝順媽媽。他的好,看在心心眼裡是一種憧憬,因為從小就很叛逆的她心中深處有著一種補償式的期盼─她想孝順母親(心心也沒有父親)。再加上看到昌昌的努力,更打動那個有著不服輸個性的自己。




於是心心暗自告訴自己,就是他了。




然而紫微星這時出現了。




「差六歲,不好吧。」昌昌的母親堅持反對。




昌母不喜歡心心,不管心心如何盡心盡力,都是枉然。就像白素貞再怎麼努力,在法海眼裡蛇就是蛇,是妖精,不可以與人結婚生子。很多父母就是這樣成了法海,但他們並不見得真正瞭解子女的人生,如人飲水冷暖自如,一如法海並不瞭解白素貞與許仙的愛情。




孝順母親的昌昌只好與心心分手。




插個話題,在婚宴上,昌昌媽媽的打扮最為出眾,看起來好似影星。紫微星只要有人多的場合,總有法子把缺點深藏,只適時表現氣質式又受人拱起的神氣啊。昌昌媽媽真是名至實歸的紫微星/法海。




〈苦路〉




許多人都是在經歷巨大創痛後才找到神的,基督徒所說的「苦路」,似乎就是指這樣的道路。(way of the cross,譯註:耶穌被押往釘十架地點所走過的路)苦路是一條完全顛倒常理的路。在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候,迫使你變的一無所有,迫使你變成神,因為神也是一無所有。




就這樣轉而變為最美好的人生。




心心走的這條路正是苦路。當昌昌的母親反對時,心心每天到霞海城隍廟乞求月老,巨大悲痛正在她身上,她正在走苦路。




當時,她對月老有所怨懟,她覺得月老遺棄她,讓她在痛苦中無力回天。半年後,一個偶然,一個機緣,也改變了她的一生。




其實月老並沒有遺棄她,祂很辛苦也很幫忙心心,祂幫忙牽著祂們的緣。可惜有緣無份(月老無法掌管「份」),分手後,心心每天看著想著昌昌,但此情只能追憶……




就在她走了半年的苦路後,她找到黃老師。在第一次見面那個午後,黃老師請她放心張開雙手,把這件事交給他。




就像吊在懸涯邊一放手就會掉入萬丈深淵那樣,黃老師要他放手讓他拉她,就向佛祖說的「放下」。她好像進入「死亡」般一無所有,然後轉變為最美好的人生。




(除了月老還有桃花仙娘)




很多人來找黃老師時,黃老師會請對方將事情全然託付給自己。




當黃老師論斷這段姻緣還有緣時,便會立刻奏請桃花仙娘,祂是職司人間情侶緣份的「份」的部分。就像遞訴狀紙一樣,一份感人肺腑的牒文,感動了桃花仙娘。




桃花仙娘很美就像從畫裡的仙女走出來一樣,每天都在昌昌的腦裡,揪著他的心。雖然那時昌昌忙著國務機要費案,但是讓他不要忘了心心。




過不了多久,昌昌升調員林地檢署,心心剛好也有了輪調資格,就這樣他們離開了台北。




一個讓她們相逢相愛極度快樂又痛苦萬分的地方,至此事情有了轉機,桃花仙娘接起他們的「份」。他們終於破鏡重圓。




(婚宴的背後)




「人家說你都不管人間疾苦她心中痛苦啦,你看她掉了多少眼淚,最後終於找到我來幫忙。」桃花仙娘對著月老說。




「話不能這樣說啊,是我先牽出他們的緣,不然光有『份』也沒用。」月老淡定地繼續喝喜酒。




此時另一位美若天仙(啊,她們本來就是天仙嘛)的九天玄女娘娘說了:「可不只你們兩位有份,瞧瞧我花了多少心思替他們鬥法,幸好我夠聰明。」




地藏王菩薩不甘示弱:「還有我替他們消業障。」




和合大仙與和合童子仙子們,互相對望,噗嗤一笑:「奇怪了,不是說好為善不欲人知的嗎?大夥居然搶起功勞了呀?




「大家都是功不可沒,看來這對新人這是辛苦我們了。」桃花仙娘分給大家喜酒喜糖,笑逐顏開:「沾沾喜氣,見者有『份』喔。」




「真是三句不離本行呀你。」月老說。




「誰叫世人大多只認得你,卻不認得我呢。」桃花仙娘端起酒杯,對月老說:「我的緣份夥伴,以後還要繼續合作呢,乾杯!




(回到婚宴)




看著昌昌,師父很滿意地微笑。昌昌帥氣英俊又高大挺拔,本來是事務官,雖然比心心小了六歲,但婚後隔年年初,就要走馬上任去當法官。這男人不但優秀有前途,而且對心心很用心,賺的錢也不藏私,現在每個月都拿兩萬塊給她當零用金。




「我嫁給了生命裡最愛的男人,」心心說:「人生至此,像是從地獄到天堂,原本冰冷絕望的心,很難想像現在居然有著新嫁娘的欣喜。黃老師,這些都要歸功於你的幫忙啊。」說著說著又哭了。




由於心心都叫師父乾爹,所以黃老師的父親就像是嫁女兒般,送了金鍊子和手錶當作給男方的賀禮。光是金鍊子就價值六萬以上。




「乾爹,這份禮那麼重,我怎麼收得下啦!」心心受寵若驚。




「這不是金錢多寡的問題。妳是我女兒,不要跟我計較那麼多。」黃老師的父親有一種可愛的固執。




對黃老師來說,那不只是一個案子而已。在這當中,父親、自己和心心所建立的猶如家人和盟友般的感情,是最珍貴的。




走出婚宴現場,陽光正燦爛。黃老師忘懷不了心心帶著歡喜眼淚的笑容更加燦爛。黃老師在心裡默禱:希望你們今生永不分離、相親相愛。還有啊,心心新娘,不要只記得哭,要記得幸福啊!




 




黃老師後記:




真的要感謝許多人和人的幫忙。




對了,我們家的蓁蓁也有幫忙喔!幫忙滋潤我的心,那時候她剛上小學,那個可愛模樣,吃了滿嘴的鮪魚香(她愛吃鮪魚沙西米),真是幸福啊!




 


文/小帆兒

創作者介紹

艋舺淨心堂-0922-110479

艋舺淨心堂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