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自覺是個婚姻的掌控者,從不跟先生低頭,不跟他撒嬌,以為所有的事都應由先生主動去想、去做,我才有尊嚴。

16年後的今天,我發現我跟先生竟沒有共同話題,兩人獨處連肢體碰觸都有些不習慣,我因而驚覺,開始反思,想調整個性與柔軟度,但沒幾天就認為委屈而放不下身段。先生知道我有心想改變,但他累了,也沒把握我能改多久,所以只是觀望或僅止於配合,這其實讓我更傷心。

我試著主動去擁抱先生,主動關心他,但做來真的很不適應,幾次後我就放過自己了。我曾跟念小學的兒子分享自己的有心突破,兒子很開心女強人媽媽想做改變,總是鼓勵我,也會不定期的給爸爸一個擁抱,他想讓嚴肅的爸爸習慣這些動作。

那天睡前,兒子關心我是否堅持改變,我告訴他,媽媽是女生會害羞。他反問我:「他是爸爸,又不是別人,你為什麼要害羞?」忽然間我懂了,原來是我為自己設定太多原則而無法自然。我關上他的房門準備離開,兒子又叫我進去一下,他說:「媽媽親我!」我輕輕地在他額上親了一下,他告訴我:「好幸福喔!你看多自然。」原來,他要用行動來告訴我,對家人表達愛意是多麼天經地義的事。

面對工作時,我是員工的依靠,但回歸家庭時,我仍習慣果斷、衝撞,卻不如小學生簡單柔軟的想法。雖然婚姻之路仍要努力,但有兒子的引導,我相信自己會找回做女人的溫柔。


 


【2012/02/03 聯合報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艋舺淨心堂LINE 的頭像
艋舺淨心堂LINE

艋舺淨心堂-0922-110479

艋舺淨心堂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