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無論如何,我就是想一個人去流浪!」就這樣背起行囊,搭飛機降落在關西國際機場,乘坐新幹線來到以千年文化聞名的古都……


 


決定出發的時候,住在東京的一群好友連番上陣的阻止我。


前一秒還悠哉漫步
下一刻便迷失方向


「一個人去旅行太危險了!你來東京住我這還可以省住宿費。」M勸誘的說。


「看到美麗的景色,身邊有人可以分享不是更好嗎?」K強調人是群居的動物。


「你如果要去上廁所誰來幫你看行李啊?如果錢包掉了怎麼辦?」R試圖用旅途中暗藏的危機讓我打消念頭。


「你難得來日本居然不來看我們?太沒義氣了吧!」連友情牌都出動了。


我抿著嘴,用堅毅的線條表示決心,炯炯有神的目光散發勇氣,腦中氣勢昂揚的號角響起──


「無論如何,我就是想一個人去流浪!」


就這樣背起行囊,搭飛機降落在關西國際機場,乘坐新幹線來到以千年文化聞名的古都。


據說,京都的神祇總是眷顧著來自異鄉的遊客。


冬日的夜幕落得急促,前一秒還悠哉的漫步在錯綜複雜的陌生巷弄中,下一刻便在幽暗之中迷失了方向。說來奇妙,我總是能幸運的找到通往明亮大街的路。白日,旅人的腳步踏遍了古都的東南西北;夜晚,則回到溫暖的青年旅社和來自各國的背包客交流一日的所見所聞。


雖說是一個人的旅行,如果碰上有相同旅行計畫者,隔日便會結伴出遊,分享眼中的美好。日子過得愜意,壓根兒把好友的警告拋諸腦後。


那幾日恰好京都少雪,偶爾走在路上遇到了零星的雪花落下,總讓我驚喜萬分──但只有驚喜無法滿足旅人貪婪的願望。於是我將目光對準了位於琵琶湖畔的雪白山峰,也就是被赫赫有名的日本戰國名將——織田信長放火燒山的比叡山延曆寺。


從比叡山的西側搭乘纜車上山,我興奮的望著窗外隨著高度變化而染成一片雪白的景致。在山頂下了車,步出車站即是宛如潑墨山水畫般的冬日景色;我開心的踏在積雪甚厚的路上,拿著相機捕捉眼前的遼闊。雖然戴了手套穿著大衣裝備齊全,卻依舊不敵山上的低溫。我走到廣場的公車站牌前,想確認開往延曆寺的巴士時刻,卻看到了宛如晴天霹靂的告示牌──冬季巴士停駛!


若不想摔死在山間小路
只有違規走車輛專用道


興奮感到此告一段落,取而代之的是心如擂鼓的緊張情緒,我開始不安了起來。


通往延曆寺的山徑入口,早已被一片深雪掩埋;原本就不習慣在雪上行走,更何況是滿布白雪的陡峭山道。再看看前方蜿蜒的道路,那是行人禁止通行的車輛專用道。欲前往延曆寺,我似乎只有兩條路可選──若不想摔死在山間小路無人知曉,就只有違規走上車輛專用道之途了。


冰天雪地不宜久留,雖然此去也不知是福是禍,但至少不會凍死在寒風颯颯、杳無人跡的山頂。就這麼下定決心,走吧!


踏著小心翼翼的步伐走在結冰的車用道路上,不到五分鐘卻彷彿過了數小時;眼看前方依舊冰雪紛飛路迢迢,不覺在心底深深嘆了口氣──沒想到還真的被R給說中了,這下子可陷入了叫天不應、叫地不靈的窘境──誰教我如此得意忘形,忘了事先查好交通資訊呢!


正當頹喪之際,一輛箱型車停在身旁,車上坐了兩名男子,一老一少。年輕的那位穿著僧侶服裝,從駕駛座旁的車窗探出頭,用日語問道:「你要去哪啊?」


我小聲哀怨的說道:「要去延曆寺……」


「我們剛好也要回去,上來吧!」


真是上天派來的救星──原來我遇到的是恰好巡山結束、準備返回延曆寺的僧侶。


喜出望外的坐進車裡,徐徐吹送的暖氣撲上冰凍的雙頰,瞬間緩和了緊張的情緒。像是察覺了我的不安,兩位好心人用輕鬆的語氣問我從哪兒來?還指著遠方山腳下的大湖,得意洋洋的告訴我,那可是日本第一大的琵琶湖呢!


不過短短數分鐘就到達了延曆寺,若是步行,可能會走到天黑。下了車,和好心的僧侶道了謝──謝謝他們從冰天雪地的山上把我的小命撿了回來!


走到廣場熊熊燃燒的炭火前,一邊溫暖著雙手,一邊望著杉林參天的延曆寺,心中萬分感激。感激京都的神祇如此厚愛我這個心地純潔、只是有些膽大妄為的異鄉客──我在佛前發誓,今生來世一定繼續做好人。

創作者介紹

艋舺淨心堂-0922-110479

艋舺淨心堂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